昨夜星辰恰似你

【k莫】军训

(一)

我觉得我们教官跟隔壁二班教官有基情,对灯发誓这不是我瞎说。


事情是这样的,几天前荣升成一名大学狗的我迎来了大学新手村的第一个boss——军训。

一训训了一周,我没被头顶毒辣的太阳光晒瞎,却快要被我们教官和隔壁教官闪瞎了。


笑着活下去.jpg


我们教官,外表冷酷气质冷峻表情冷漠,一朵盛开在冰山上的高岭之花,隔着三米远都能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我很高冷不要靠近我”的寒气。除了必要的指令和解说,每天说话不超过十句。


九句半都是跟隔壁教官说的,科科。



刚开始军训没多久有一天在食堂看到他们在一起吃饭,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隔壁教官把盘子里的青椒挑到我们教官盘子里,再夹两只鸡翅回来;把胡萝卜丝挑过去,又顺一块排骨回来。

正当他锲而不舍的想把盘子里最后一点青菜也挑过去时,我们教官轻轻打了他的手一下:“吃点青菜”

隔壁教官嘟嘟嘴,看起来很不情愿的样子。低着头戳着盘子里可怜的蔬菜然后闭着眼睛一口塞下去,那悲壮的表情好像咽下去的不是青菜,是砒霜。吃个饭而已,活生生的吃出了英雄舍生取义的气势。



我刚想和我的小伙伴们吐槽,就看到我们教官笑了。

这个每天保持一个表情就是面无表情的冰块脸,他,笑,了。


他笑完,把自己盘子里最后一只鸡翅也夹给了隔壁教官。

我一瞟,很好,隔壁教官这边的桌子上全都是骨头残渣,我们教官那边的桌子上那叫一个干净整洁。

隔壁教官吃的开心,我们教官看他吃的也很开心,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秀色可餐。



吃完离开的时候隔壁教官看着我们教官挽的有些不是很整齐袖口皱了眉头“你这袖子整的是什么啊,过来。”

然后很自然的帮我们教官重新挽了袖口,又顺手整理了一下领子,最后在肩膀上拍了拍,嘀咕了一句“怎么穿什么都这么帅”


他们勾肩搭背的走了,目睹这一切的我内心毫无波动,只是有些想尖叫。



(二)

隔壁教官长了张娃娃脸,气质软软的声音奶奶的,看着就特别想让人调戏。据说外号叫美人,但是没人敢真去求证。

美人教官在我们班人气很高,因为我们教官实在是太高冷,没人敢接近。而美人教官不训练的时候经常笑眯眯的,还会跟学生们说说笑笑。


中间休息的时候女生最喜欢坐在一起聊天,话题当然是围绕着美人教官展开的。

“美人教官长得好帅啊,不知道有没有女朋友”一个女生冒着心心眼说道。

好死不死,她说这话的时候我们教官刚好经过。

当时我真的感觉,周围的温度瞬间变为零下。当然我们教官保持着一贯面瘫的高冷人设,只是我们下午的训练比以前加重了一倍。



第二天中间休息,有女生去给美人教官送了水。很不幸的是,这个女生,又是我们班的。

于是中午,我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别的排同学纷纷解散去吃饭,我们依然在原地,站军姿。

“再站二十分钟”

我们教官面无表情的说道。


二十分钟…我仿佛看到了食堂的鸡腿离我远去的身影,我的内心在哭泣。

我正默默哀伤呢,美人教官过来了。看了看我们,又看了看我们教官。“你们还不解散啊?陪我吃饭去吧,我想吃西门那家烤扇贝。”

“解散”

我们教官看都没看我们一眼,丢下两个字就跟美人教官一起出了校门。


?????

就这么走了?

说好的二十分钟呢?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教官。



(三)

晚课的时候学军体拳,我们教官给我们打了一套做示范。

不得不说我们教官虽然面瘫,但是他真的是一个大帅哥。寸头和军装无一不把他冷峻禁欲的气质刻画到淋漓尽致。简单的一套拳被他打下来利落而又流畅,像是看了一场精彩的武打片一样酣畅淋漓。

四周都在鼓掌,隔壁班女生在跟美人教官起哄“教官你给我们也示范一下吧”

美人教官听到有人叫他,才强行把要黏在我们教官身上的星星眼勉强收回来,说出的话却是傲娇的不得了“军体拳啊,那都是花拳绣腿。”

他特意的咬重了最后四个字,在看到我们教官的冰山脸崩了一角之后满意的笑了“教官给你们表演擒拿术。”


说完他冲我们教官招招手“你过来”

我们教官:冷漠.jpg

“过来呀”美人教官又催了一遍。

我们教官过去了。


…所以你刚才耍那一下酷有什么用呢教官?


“看好了啊,咱们学擒拿术。”美人教官对我们教官说“你抓着我衣领。”

我们教官很听话的照做。

“仔细看啊”美人教官兴致勃勃的讲解,眼里闪过一丝狡猾的光,转过头来对我们说“这种情况就先从他手的缝隙穿过去,然后踹他老二。”

对,没错,踹他老二。

然后美人教官就真的上脚了。

到底我们教官也不是吃素的,一个箭步闪到一边连气都没喘一下,依然高冷面瘫的走回了我们班前面。

美人教官很郁闷,有一种使坏没得逞的失落。


关于那天晚课还上了些什么我已经全都不记得了,只有那句响亮的“踹他老二”在我耳边来回飘荡着,久久不散。



(四)

当天晚上我起夜摸黑去卫生间,听到隔壁男厕有着窸窣的声响。在深更半夜有些渗人,我还以为是小偷于是屏住呼吸不敢出声。

结果就听到了十八禁的声音。

“ko…ko我错了,饶了我吧,太大了…唔…”

这带着哭腔的娇喘..好像是..美人教官?

“花拳绣腿?踢我老二?嗯?”

“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啊——”美人教官语不成句的求饶最后不知被什么吞没,只剩下了让人脸红心跳的单音节。


第二天军训,我们教官全程都带着一丝吃饱喝足的诡异笑容。

而隔壁教官明显有些精神不振,而且,腿有些合不拢。


“你怎么了,笑的这么y荡”身边的小伙伴戳戳我。

“没事,就是突然觉得,军训也挺有意思的。”



我爱军训,军训使我快乐。

(完)

评论 ( 63 )
热度 ( 562 )

© 芦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