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星辰恰似你

【k莫】昼初临(一)

 @废鱼 妹砸点的梗...本来想一发完结果写着写着就爆字数了只能连载。

本来是it精英被我硬生生的看成了警察。。。我要这眼睛有何用。


(一)


ko曾经说过,他是个生活在黑夜里的人。作为B市刑警队的大队长,上班的时候一身黑色警服,下班的时候一身黑色便服,最爱在夜里出任务,隐匿在黑暗之中将那些见不得光的人和事统统一网打尽。

ko这个人身手好,胆子又大,在职这几年破案无数屡立奇功,每每到了生死关头总是第一个往上冲。


肖奈曾经问过,你都不害怕的吗?

ko说,他有什么可怕的。


他没有父母,也没有亲人和朋友。孑然一身行走在世间,了无牵挂。就算有一天真的光荣了,也没有什么可放不下的。

彼时肖奈刚新婚不久,整个人都沉浸在为人夫的喜悦之中,连平日里一向紧绷着的面部轮廓都放松了不少,浑身上下都被不自觉外露的柔情所笼罩。听到ko的话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微微笑了一下说“等你有了心上人,自然就怕了。”

ko没说话,在心里对这个炫妻狂魔的话默默的表示不屑。感情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最无用的东西。十四岁时候父母双亡,他一个人活到现在尝尽了人间冷暖,早将一颗心全部包裹于冷硬的坚冰之中。一个人独来独往,无拘无束,他不需要感情这种东西来拖他的后腿,更不相信肖奈所说的什么一见钟情。


也许是老天看不过他这副张狂的样子,所以让他遇见了郝眉。


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一天,他在警局接到了报案电话,称西区酒吧街有小混混聚众闹事。等他赶到的时候,那帮小混混已经被率先赶到的片警给制服了。

在一群发型和服饰都极其花哨的小混混中,唯有一个人干净的特别显眼。他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抱着头瑟缩在墙角,只是默默地蹲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ko走上前几步,那人也似乎感受到了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抬起了头来。


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如同冰块掉进了沸腾的油锅之中,刺啦一声,油星四处飞溅,周围都是升腾而起的白烟。ko似乎都能看到包裹在自己心上的那块坚冰迅速的化成了一滩水又蒸发的无影无踪,将他一颗滚烫而又柔软的内心毫无遮挡的暴露在了外面。

面前的人脸上一块青一块肿,还沾着不知道从哪蹭来的灰,挺好看的一张娃娃脸被活生生造成了一只小花猫。可是那双眼睛,真好看。干净,明亮,又带着隐隐的傲气。像是一道光,照亮了他心底里的每一寸角落。

灯红酒绿的酒吧街,现场零零落落几十人,此时对于ko都好像不存在一般。除了眼前的这个人,他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

与这个人对视不过须臾几秒,于他而言却如同过了漫长的一生。短短的一瞬间ko好像已经看到上天伸出手照着他的脸就是狠狠一巴掌,扇的他满眼都是金星还一边邪笑着一边说“小子让你狂,栽了吧!”


是栽了,ko承认。



(二)


审讯室内的台灯总是那么的刺眼,白花花的灯光照的他几乎睁不开眼。郝眉下意识的抬起手想挡一挡,手腕却被手铐束缚住不得自由,只能转了头眯起了眼睛。

ko见状将台灯微微按下,摊开了笔录沉声问道“姓名。”

郝眉闭着眼睛适应了好一会,感觉眼前不再昏花一片才又睁开了眼睛。有些玩味的看着面前表情严肃的警官,身子往椅背上重重一靠,换上了他习惯了的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懒懒答道“郝眉。”

郝眉...ko在纸上一笔一划的写下这个名字。每落下一笔,就觉得自己内心的悸动又多了一分。原本例行公事的询问沾染上了私心,就完全变了味,每一个问题都带着ko内心想要多了解面前这个人一些的欲望。


没想到自己也有以权谋私的那一天,ko感叹道。强自压下了内心的澎湃,用尽了最大的能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公式化一些。

“年龄。”

“24”

“籍贯。”

“Z省。”

“为什么打架?”

“我也是被硬拉着去的嘛,还没搞清楚原因呢就已经打起来了。警官大人饶了我这回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郝眉笑嘻嘻的说着没多大诚意的话。

ko动了动嘴角并不说什么,从刚刚三言两语之间他已经看出郝眉是这里的常客了。像以前他审过的无数多次进宫的老油条一样,有问必答,态度散漫,勇于认错,坚决不改。


这次闹事规模不大,也没有大的伤亡,到不了拘留的程度顶多批评教育了事。但是看着郝眉仰着小下巴漫不经心的样子ko就知道这批评教育说了也是白说,干脆也不去费那口舌,将笔录一合,酷酷的走了。

郝眉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今天会这么容易被放过。但是他手插着兜哼着小曲走出警局大门看到已经在门外等着的那人时,才发现自己高兴的太早了。


“你身上有伤,去跟我上药。”

这冠冕堂皇的理由,郝眉还没来得及说一句你们警察现在的服务都已经这么人性化了吗,就被面前的人大手一拽,踉跄几步才勉强跟上。


把人拐到自己家门口ko才开始觉得心虚,想要解释几句什么却发现郝眉正半倚在自家的门框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请问警官,拐带人口该怎么判?”

我只说带你去上药,可没说是去医院。ko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不说出来,默不作声的将人按在沙发上就开始摆弄医药箱。


郝眉身上的伤都是打架时留下的,伤口新旧不一有深有浅遍布了全身。ko到底是个枪林弹雨里摸爬滚打惯了的糙汉子,此时对着郝眉即使手下的力度已经刻意的放轻,却仍然疼的他呲牙咧嘴。

“你这哪是上药啊这分明就是上刑!!”郝眉一面抗议着一面不住的挣扎。

两个人在沙发上本就挨得近,郝眉身子又不老实,扭动之中两个人的身体不断的触碰摩擦着,ko只觉得他再这么动下去自己就要被他给点着了。


“再动就给你铐起来。”ko僵硬着身子威胁道。

郝眉一听却来了劲,挣扎的更加起劲,一边动一边还挑衅着“你当小爷我是吓大的吗?....卧槽你大爷你真铐啊?!!”

郝眉看着自己铐在一起的双手,恨不能用眼里喷出来的火烧死面前这个人。可惜那人对他杀人一样的目光恍若未觉,给他上好了药又一言不发的走进屋子里扔了一套衣服给他“把衣服换了去擦擦身子。”

“我不换!”郝眉的驴脾气上来了,一把就把身上的衣服给扒拉到了地上。可是脾气还没耍一半就觉得眼前有一片阴影乌漆漆的压了过来,下一秒他整个人已经被压在了沙发上。


“你TM有病啊!!”郝眉使劲的想推开身上这个人,可是手被铐住了使不上力,腿又被那人死死的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只能看着这个人不要脸的将他衣服上的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

像是要故意给他难堪一般,ko的动作极慢,一颗一颗扣子解的慢条斯理,而且眼睛还一直盯着他看。郝眉被那种饿狼捕食一样的眼神搞得快发疯,奈何身上被这人钳得死紧一动都不能动,由着他将自己的上衣扒了半褪在自己的肩头,又用审视的眼光打量着自己已经裸露在外的躯体。


正当郝眉觉得自己今晚上要贞洁不保的时候,身上的人却突然收了力道,口气仍是淡淡的,但说出的话在郝眉耳中却充满着威胁的味道“你不愿意自己换的话,我不介意帮你把裤子也脱了。”

郝眉一张脸涨得通红,却很明智的觉得在僵持下去自己绝对讨不到便宜,只能恨恨的别过头去心不甘情不愿的说“你给我铐着我怎么换!”


成功把人整炸毛,ko表示心情非常愉悦。给郝眉解开了手铐看着那人抓起衣服就忙不迭的往浴室窜去的背影又很好心情的补了一句“注意点别碰着伤口。”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郝眉扔下这句话就把浴室门大力一摔。没过多久门又开了,一件衬衫一条牛仔裤照着ko的脸就甩了过来,角度找的是挺准的奈何力道不够,没到ko的脸跟前呢就摔到了地上。郝眉一看恶作剧没能得逞,撇了撇嘴,砰的一声又把门给关上了。


真幼稚,ko看着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裤子在心里说。

但是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三)


郝眉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ko刚刚做好饭菜,郝眉擦着头发顺着香味飘到了饭厅,看到桌上卖相颇佳的四菜一汤一声欢呼。也顾不得前一刻还想掐死这个人,直接窜到桌前拿起一只鸡翅就啃。

常常在街头混饭也是及一顿饱一顿的,上一次这样消消停停的吃一顿家常菜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一瞬间郝眉就啃掉了两只鸡翅,幸福感一下子蔓延到全身。


见他小孩一样的吃相ko忍不住轻笑了一下,也并不急着说话,当郝眉不再狼吞虎咽的时候才开口问他“为什么在街上混?”

“为什么在街上混?”郝眉重复了一遍这个问题,像是听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笑容不能更讽刺“因为要活着啊,我不混怎么养活我自己,难不成你养我?”


我养你。

这句话已经到了ko的唇边险些就脱口而出,但是最终还是被咽了回去。不是他怕承诺什么,而是这个时间点说出这种话,只会被郝眉以为是在发神经。

酒足饭饱之后郝眉把饭碗一推嘴巴一抹,也不说句谢谢就打算走人。

“留下来。”

郝眉听见自己背后有声音响起。他转过身去对上ko深沉的眸子不可置信的问道“你说什么?”

“在你的伤养好之前,留在这里。”ko面色严肃。

“我要是不同意呢?”

ko没说话,目光却顺着郝眉的眼睛渐渐滑下,最终落在了他的手腕上,意义不言而喻。


想起刚刚的情形郝眉本能的把手背在身后警惕的看了ko一眼出言抗议“你这是非法人身拘禁,我要去你们局里告你!”

ko扬了扬嘴角“等你伤养好,随时欢迎。”


郝眉真的觉得自己进了个狼窝,这人什么人民警察嘛,身上无赖的气息比自己还严重。拧不过ko郝眉只能无奈的接受不平等条约,心想着有人管吃管住还不用打架也不错,谅他也不敢真的把自己怎么样。


ko家面积不大,只一室一厅。晚上郝眉本来自觉地想睡客厅,却被ko一句“家里还没来暖气被褥只有一套”给打败,任命的跟着ko进了卧室。

床不算小,但是两个身量已成的男人睡在上面还是挤了些。十一月初天气已经变得有些寒冷,郝眉体寒,一到冬天就会冻得手脚冰凉,这会也不例外。郝眉躺在被子里没多久人就缩成了一团。

ko见状将郝眉强行扳过来面朝着自己,握住他冰凉的双手慢慢的捂着。


郝眉象征性的挣扎了一下做了做样子,下一秒直接把冰凉的脚丫贴到了ko的腿上。本想是拿凉意激ko一下,却没想到ko感受到了自己身上刺骨的温度不但没躲闪,反而把自己拉的离他更近了些。

贴着ko滚烫的大腿,郝眉的脚逐渐回温,可是手却还是冷的吓人。ko捂了好久也不见有用皱了皱眉,将郝眉的手贴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你疯了吧!?”郝眉一下子就将手抽了回来数落道“不怕拉肚子啊你?”

“没关系。”

“什么没关系。”郝眉瞪他“你要是因为我生病了还不得我来照顾你,你休想。”


这幅口不对心的小模样落在ko眼里简直就是诱人犯罪,大长胳膊一伸就将人揽了过来,抓着郝眉的手直接贴上了自己的后腰。

郝眉被猝不及防的一拉条件反射的就用手一撑,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跟ko成了这副光景。


他的一只手搂着ko的腰,另一只手抵在ko的胸口。两个人几乎鼻尖碰着鼻尖,连呼吸都纠缠在一起。而ko正眼含着笑意看着自己,恬不知耻的问着“这样暖和了吗?”

何止是暖和了,郝眉觉得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刚才还冰冰凉的手心此刻已经出了细细一层汗,浑身上下也烫的不行。

一边将手抽回来仍是不解恨,对着ko精壮的胸膛又狠狠推了一把。转过身去将被子卷走了大半闷住头顶,闷声闷气的骂了一句“臭流氓!”


TBC

这流氓耍的是不是太得心应手了些....

预计三章完。

 

评论 ( 76 )
热度 ( 286 )

© 芦笙 | Powered by LOFTER